• <p id="931pa"></p>
        <pre id="931pa"><ruby id="931pa"></ruby></pre>

        冀工新聞 更多>>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12)穿越歐亞大陸的“鋼鐵駝隊”

        石家莊,這座位于內陸的省會城市,雖被稱為“火車拉來的城市”,但也曾囿于不臨海、不靠河的區位,面臨大宗貨物出口,只能千里迢迢運至海港出境的窘境?!耙唤核驏|流”的物流格局限制了這座城市外貿高質量發展的步伐,因此,“西出陽關”成為石家莊構建新物流通...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11)河鋼巨艦駛向“深藍”

        鋼鐵,是一個國家工業實力的重要標志。鐵、鋼作為基礎材料,伴隨人類文明2000多年,一直活躍在歷史舞臺。時至今日,一個國家的強盛仍然離不開鋼鐵,而河北鋼鐵在中國工業發展史中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地處京畿腹地的河北鋼鐵工業,在帶來當地...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10)始于1984 掀動時代風云

        改革開放初期,風起云涌的燕趙大地,也許是機緣巧合,也許是歷史故意這樣安排,馬勝利、張興讓、劉漢章,三位來自不同地域、不同行業的企業家,同時在1984年當上廠長,并帶領工人隊伍書寫了一段令世人嘖嘖稱贊的經濟改革傳奇。2021年4月20日,石家莊市北道岔附近,物...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9)太行山深處的“秘密工廠”

         1960年代中期,國際形勢復雜緊張。面對空前嚴峻的戰爭威脅,黨中央決定在長城雁門關以南、廣東省韶關以北、京廣鐵路以西、甘肅烏鞘嶺以東的廣大地區,開展一場大規模國防、科技、工業、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備戰、備荒”,史稱“三線建設”。中部及沿海地區腹地的類...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8)改變城市命運的“保定八大廠”

        與北京、天津構成“黃金三角”的保定,曾是直隸總督署所在地,新中國建立后,也是河北省最早的省會,歷史上曾有過耀眼的光環。新中國“一五”時期八大廠相繼落戶保定,無疑使這一輝煌得以續寫,其中名列蘇聯援建156個重點項目的,就有保定電影膠片廠、保定六零四造紙...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7)“國際莊”工業化的最初底色

        如果說京漢鐵路和正太鐵路的建設是石家莊近代發展的第一個轉折點,那么“一五”期間前蘇聯援建的156個項目中的制藥廠和棉紡廠的落戶,就是石家莊騰飛的第二次大轉折——在新中國搭建最初的工業體系“龍骨”時,石家莊欣逢其時。這座華北大地的城市因鐵路而起,又隨新...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6)為黨中央送電的工廠和工人

        1947年4月初,劉少奇、朱德率領中央工作委員會東渡黃河,移駐河北平山縣西柏坡,執行中央委托的工作。一年后,西柏坡成為解放戰爭后期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和解放軍總部的所在地,是毛主席、黨中央進入北平、解放全中國的最后一個農村指揮所。當時,晉察冀前線的槍炮子...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5)晉察冀邊區的勞動競賽和軍工英模

        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陽的光輝,一朵鮮花可以綻放整個春天的美麗。一枚紀念章,同樣可以承載一段厚重的歷史。日前,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北方工程設計研究院退休職工劉杰生在家里整理父親的遺物,在一堆各式各樣的獎章和不同尺寸的信箋中,劉杰生首先拿出了這枚“晉察冀邊區...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4)“中國第一槍”的太行傳奇

        在武安市與左權縣之間,太行巨龍蜿蜒盤旋,在巨龍腹地,三道峻嶺、一條窄溝圍成一個山谷,隱秘僻靜,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武安市館陶鄉梁溝村就坐落于此。從梁溝村往東,沿著該村十余位老人義務修筑的“英雄路”繞過一個山包,再轉一個大彎,向西走半公里進入一道山... 全文>>

        【尋訪黨史上的“冀工印跡”】(3) 烽火硝煙背后的巾幗力量

        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以后,晉察冀抗日根據地成了華北敵后抗擊日軍的主要戰場之一。由于日軍的破壞和八路軍主力部隊迅速擴編,軍火消耗很大,武器裝備缺乏??谷瘴溲b補給極差,工業品十分缺乏。晉察冀軍區于1939年4月成立工業部,主管根據地的軍工建設和生產。根據地... 全文>>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
      1. <p id="931pa"></p>
            <pre id="931pa"><ruby id="931pa"></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