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931pa"></p>
        <pre id="931pa"><ruby id="931pa"></ruby></pre>

        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分站導航: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維權 >正文

        約定利潤比例的年終獎或有經營風險

        發布時間:2021-12-13 04:16:00 來源:河北工人報字號:[大]  [中]  [小][打印本頁]

          “年終獎按公司利潤的比例支付”。年終獎勵與企業利潤掛鉤的約定方式,最常見于企業與經營團隊或者負責人的約定。這種約定顯然與勞動成果互相掛鉤的勞動報酬約定方式不同,企業利潤的有無和高低,既取決于市場經營因素,也與稅收等行政管理因素相關。這種約定屬于典型的“勞動分紅”性質。除符合國家統計局關于工資總額組成規定的利潤提成的計件工資外,該類型的年終獎不屬于勞動報酬性質,不適用勞動法律規范。如果職工主張利潤比例的年終獎,但無法完成一定程度的舉證責任,就很難得到司法機關的支持。

          基本案情:2017年5月3日,趙某與北京某教育科技公司(以下簡稱教育公司)簽訂了《校長聘任合同》,合同第一條約定:“聘用合同期限自2017年2月18日至2018年2月17日止?!?,第四條約定:“工作報酬及內容(一)甲方付給乙方(校長)的薪酬為年薪拾萬元,每月3日前支付陸千元,其余貳萬捌仟元在當年12月31日前一次付清。每年拿出純利潤的25%,作為對校長的年終獎勵,不滿一年按月計算?!?/p>

          合同簽訂后,雙方按合同約定履行各自權利及義務,后雙方發生矛盾,教育公司于2017年8月底發出通知解聘趙某,趙某于2017年9月11日不在教育公司處上班。雙方經協商未果,

          趙某提出勞動仲裁申請,2017年9月19日,涿州市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委員會以“申請人的仲裁請求不屬于勞動人事爭議處理范圍”為由,決定不予受理并作出不予受理通知書,趙某于通知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法院起訴。趙某向一審涿州市人民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教育公司給付單方解除聘用合同賠償和拖欠工資等93404元;2.訴訟費由教育公司承擔。

          ■一審:解除合同按年薪約定支付工資

          趙某要求給付單方解除聘用合同賠償和拖欠工資等93404元,提供了《校長聘任合同》一份、電話錄音光盤一張、證人柴某予以證明,教育公司對趙某提供的《校長聘任合同》予以認可,對其余證據均不予認可。

          趙某主張,教育公司應按合同約定給付年純利潤的25%,作為對校長的年終獎勵;教育公司表示趙某工作未滿一年,且賬目是虧損的,對此予以否認。趙某對其主張未提供相關證據予以佐證。教育公司主張,趙某因違反了合同約定第五條工作紀律,導致合同無法履行,且趙某要求的工資已經給付,應依法駁回趙某的訴訟請求,提供了解聘通知一份、告全體家長公開信一份、關于年薪制薪酬說明一份、銀行存款日記賬一頁等證據予以證明,趙某對教育公司提供的解聘合同通知的時間不同意,對其余證據予以認可。

          法院查明,趙某2017年2月18日至2017年2月28日的工資為:年薪100000元÷12個月÷30天×11天=3055.5元。已給付2000元,尚欠1055.5元未給付。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的工資為:年薪100000元÷12個月×6個月=49999.9元。已給付6000元×6個月=36000元,尚欠13999.9元未給付。2017年9月1日至2017年9月11日的工資為:年薪100000元÷12個月÷30天×11天=3055.5元,教育公司未給付。教育公司尚欠趙某工資總計為18110.9元。

          一審法院認為,雙方簽訂的《校長聘任合同》,不違反法律規定,且雙方按合同已實際履行,該合同合理、合法。因雙方原因,導致合同無法履行,該合同應依法解除,雙方應各自承擔違約責任。趙某要求教育公司給付拖欠的工資18110.9元,符合法律規定,對趙某的該主張,法院予以支持。趙某要求的其余工資及損失,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

          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7)冀0681民初3988號民事判決書。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八十四條、第一百零八條,第一百一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百二十條的規定,判決:1.解除趙某與某教育科技公司簽訂的《校長聘任合同》;2.某教育科技公司于給付尚欠趙某工資18110.9元;3.駁回趙某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135元,由趙某負擔1835元,由某教育科技公司負擔300元。

          ■二審:張貼解聘通知未送達應維持原判

          某教育科技公司上訴稱:“關于聘任合同中‘不滿一年按月計算’的理解問題。趙某最早于2017年2月18日來到我司工作,擔任英語教師。2017年5月份,我校生源增多急需一位優秀的管理人員,考慮到趙某年紀較大且經驗豐富,就聘任她作為校長。當時,雙方商定校長待遇每月工資6000元,從簽訂合同的時候,即2017年5月份開始計算。同時,約定如果學校開辦不滿一年就無法再繼續開辦下去的話,趙某的工資就按每月6000元發放,而并不是說用年薪10萬元除以12個月計算她的工資。年薪制本身就不同于固定工資制,這種薪酬形式本身就是鼓勵職工積極努力工作,視最后工作的業績來決定是否發放年薪的一種薪酬模式。如果職工工作出色那么就發放年薪工資,如果工作不好,年薪工資就沒有,這種年薪制在企業工資制度中很普遍,各個企業都是根據職工的工作業績來決定年薪發放的。趙某的每月6000元的工資待遇遠遠超過涿州市本地同等職業崗位的工資待遇,其表現以及所做貢獻明顯不成正比?!?/p>

          趙某辯稱,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依法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認為,教育公司主張其已在2017年8月底解聘趙某,并出具其于2017年8月31日作出的《關于解除與趙某聘用合同的通知》,但未提供充分證據證實該通知已通過在顯眼處張貼或以其他有效方式讓趙某知悉,故對于教育公司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關于趙某工資的計算,《校長聘任合同》第四條“工作報酬及內容”中明確約定了“薪酬為年薪拾萬元,每月3日前支付陸仟元,其余貳萬捌仟元在當年12月31日前一次付清。每年學校拿出純利潤的25%,作為對校長的年終獎勵”,并在該內容處備注“不滿一年按月計算”,故一審法院根據合同內容按照雙方當事人認可的數額和方式計算趙某的工資,有事實及法律依據。

          2018年3月19日,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冀06民終754號民事判決書。二審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報記者周斐

        1
        編輯:李飛  責任編輯:王紅潤  審核:王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