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931pa"></p>
        <pre id="931pa"><ruby id="931pa"></ruby></pre>

        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分站導航: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維權 >正文

        企業因故裁員職工討要目標獎勵獲支持

        發布時間:2021-12-13 04:15:00 來源:河北工人報字號:[大]  [中]  [小][打印本頁]

          職工完成年度目標可以獲得目標獎勵。目標獎金也是年終獎勵的一種常見方式。企業經營與經營團隊、經營團隊的負責人、關鍵崗位人員簽訂經營目標協議或者工作目標協議。目標協議一般應包括以下內容:年度目標的具體任務指標或者工作指標;考核標準和考核方法;其中應包括沒有全部完成的處理方式。職工追索目標獎勵的勞動報酬,用人單位如果沒有具體約定和完成舉證證明責任,拒付目標獎勵的主張將很難得到勞動仲裁和人民法院的依法支持。

          基本案情:劉某于2016年6月1日入職于河北某房地產公司(以下簡稱為公司),工作崗位為開發報建主管,工作地點為某集團及屬下項目所在地,月基本工資11200元,目標獎金33600元,共計年薪168000元,雙方簽訂了勞動合同,期限至2019年8月31日。合同履行至2018年8月份,按照集團公司文件,劉某每月增加餐費補貼770元、住房補貼1500元、通訊補貼200元。勞動合同到期后,雙方續簽,期限至2022年8月31日止,工作崗位變更為高級開發報建主管,工作地點、年薪、補貼未變。合同履行至2020年5月,劉某月基本工資調整為13000元,目標獎金調整為13000元,共計年薪169000元,每月餐費補貼、住房補貼、通訊補貼不變。同時,某集團致函公司,因官廳湖項目交付完畢,暫無開發計劃,自2020年5月1日起,對官廳湖項目進行人員架構調整,項目僅保留1人,公司因此與劉某協商離職,但未就補償達成一致意見,公司未再支付劉某2020年6月份以后的薪資,并在2020年9月后,未再給劉某繳納社會保險,另拖欠劉某2019年應報銷費用12187元、2020年應報銷費用20610元。

          2020年12月8日,劉某申請勞動仲裁,懷來縣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委員會經審理于2021年1月6日作出“懷勞人仲案字(2020)第161號”仲裁裁決書,裁決解除劉某與公司的勞動合同,公司出具離職證明,公司支付劉某工資39000元、經濟補償金64900元;對其他仲裁請求不予支持。

          劉某不服仲裁裁決,向一審懷來縣人民法院起訴,提出解除雙方勞動合同、支付工資獎金等共12項請求。

          ■一審:

          目標獎屬工資報酬應支付

          關于解除勞動合同和解除時間。一審法院認為,劉某請求判令解除,公司亦同意解除,勞動合同應予解除。公司認為解除時間為2020年8月31日,僅提供了劉某在2020年8月24日與其上級領導陳杰的微信聊天記錄,公司并未舉證以書面形式通知劉某解除勞動合同,亦未舉證證明其單方解除合同的行為符合勞動合同中關于單方解除的情形,微信聊天記錄中雖涉及工作交接,但并非只有離職才發生,況且劉某的釘釘考勤顯示:考勤統計最后時間為2020年12月1日,劉某還于2020年8月和9月三次休年假共9天。故對公司主張2020年8月31日解除合同的答辯意見不予采信,公司在2020年12月1日后未再有考勤記錄,并申請了勞動仲裁,仲裁請求中包含解除勞動合同,故應認定勞動合同應在2020年12月2日解除。

          關于基本工資等待遇。一審法院認為,因雙方勞動關系于2020年12月2日解除,公司應支付2020年6月~11月的工資、餐費補貼、住房補貼、通訊補貼共計92820元[(13000元/月+770元/月+1500元/月+200元/月)×6個月],依照國家統計局的相關規定,本案所涉目標獎金、餐費補貼、住房補貼、通訊補貼均屬劉某的工資構成部分,且公司在2020年6月前也在每月支付了餐費補貼、住房補貼、通訊補貼,故對公司以13000/月支付劉某2020年6月、7月、8月三個月工資計39000元的答辯意見不予采信。

          關于目標獎金等待遇。一審法院認為,目標獎金亦屬于工資的構成部分,公司亦未舉證劉某不能取得目標獎金,故應支付劉某2020年1月至4月獎金11200元(33600元÷12個月×4個月)、2020年5月-11月獎金7583元(13000元÷12個月×7個月)。

          關于離職補償。一審法院認為,某房地產公司同意給付劉某5.5個月的離職補償,法院予以確認,但每月應以14270元[(15470元/月×4個月+13670元/月×8個月)÷12個月]計算,共計78485元。

          關于未報銷費用。一審法院認為,劉某為某房地產公司墊付的2019年未報銷費用12187元、2020年未報銷費用20610元,系雙方因存在勞動關系而產生,并非普通的借貸關系,該費用劉某實際支出,并填寫了“碧××項目員工費用報銷單”及提供了原始票據,且報銷單已經公司主管人員及財務人員簽字,某房地產公司應將此款支付劉某。

          河北省懷來縣人民法院作出(2021)冀0730民初363號民事判決書。一審判決,劉某與公司的勞動關系應于2020年12月2日解除,公司給劉某出具離職證明。公司應支付劉某2020年6月至11月的工資、補貼共計92820元;2020年1月至4月目標獎金11200元、2020年5月至11月目標獎金7583元,經濟補償金78485元;2019年未報銷費用12187元、2020年未報銷費用20610元,共計222885元。駁回劉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

          不能舉證否認應當支付

          某房地產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公司上訴主要稱:2020年8月24日劉某按照要求向其領導陳本交接了工作,應視為對公司解除勞動關系已經達成了意思一致,分歧只在于解除勞動關系后的補償方案。且之后公司并未安排劉某繼續工作,未向劉某支付勞動報酬,劉某也并未實際上班。公司無須支付劉某獎金。雙方沒有約定固定金額的獎金,獎金是公司根據員工表現和公司業績靈活決定的,屬于市場主體行使自主經營權的范疇。劉某沒有要求公司支付固定獎金的合同依據或法律依據。2019年的獎金為結合當年的情況發放的結果,2020年官廳湖項目無收入,無經營效果,故2020年所有員工均無獎金。劉某的報銷款實際上是與公司借貸關系,屬于借款糾紛,與本案勞動合同不屬于同類糾紛,劉某應該另案起訴。

          二審期間,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法院二審認定事實與一審認定事實一致。

          關于勞動合同解除時間。二審法院認為,劉某向原審法院提交了其工作上崗打卡記錄、休假請示等證據,足以證實其截至2020年12月1日前,與公司之間仍存在勞動關系。公司認為劉某與單位其他工作人員交接了工作就應當視為勞動關系解除,但其未能提供證據證實其已明確向劉某提出解除勞動合同,也未與劉某商議解除勞動合同的相關事宜,且未能在其上崗管理系統中將劉某刪除,故對公司所主張的劉某勞動關系自2020年8月31日終止的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目標獎金。二審法院認為,按照雙方的勞動合同,劉某的工資構成包括基本工資及目標獎金。勞動者是否可以獲得目標獎金應當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對此公司未能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故公司的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報銷費用。二審法院認為,因報銷相應的費用是由勞動關系產生,應屬于勞動爭議案件受理范圍。劉某已舉證證明其所主張的報銷憑證,亦均有其相應的主管及財務人員簽字予以認可,因此劉某的此項主張原審法院予以支持并無不當。

          2021年8月23日,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21)冀07民終1960號民事判決書。二審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報記者賀耀弘

        1
        編輯:李飛  責任編輯:王紅潤  審核:王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