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931pa"></p>
        <pre id="931pa"><ruby id="931pa"></ruby></pre>

        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分站導航: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維權 >正文

        關聯企業混合用工法院酌定給付年終獎數額

        發布時間:2021-12-13 04:15:00 來源:河北工人報字號:[大]  [中]  [小][打印本頁]

          勞動者被一家用人單位招用后,在關聯企業之間調整工作崗位,向不同單位提供勞動,從一家單位領取勞動報酬。其中,涉及年終獎分配的勞動爭議時,既應疏理清楚勞動關系的當事人及變動性質,也應根據實情形依法合理確定職工應獲得的年終獎的數額。

          基本案情:自2015年8月5日,賈某入職位于張家口懷來縣的某科技公司(以下簡稱為懷來公司),雙方于2015年8月28日簽訂了勞動合同,期限至2018年8月5日,工作部門為運營技術部,崗位為電氣工程師,工作區域或工作地點為本公司或華北區域各項目公司,提供食宿和繳納社保及住房公積金,薪酬按華北區薪酬管理辦法規定執行。

          2016年11月9日,賈某被懷來公司關聯企業——某太陽能公司華北區競聘為運維中心副主任,聘期至2019年12月31日。2018年8月5日,勞動合同到期后,賈某仍在懷來公司工作,工作部門、工作崗位、工作區域、薪酬等均未變動,雙方未再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2018年10月15日,賈某通過公司OA辦公系統申請調休假,并于2018年10月16日至19日休假4天,休假后繼續回公司上班。2018年10月26日,某太陽能公司華北區將賈某從運維中心副主任調整為普通運維人員,并將崗位工資從11467元/月調整為4600元/月,且未向賈某支付2018年10月份工資。2018年11月8日,懷來公司以某太陽能(平原)公司(以下簡稱平原公司)的名義,向賈某下達了崗位調動通知書,安排賈某到華北區所屬項目公司——山東招遠縣的某科技公司(以下簡稱招遠公司)工作,崗位為運維值班員,賈某不同意調崗,要求按勞動合同執行原崗位及薪酬待遇,未到招遠公司上班,仍留守于平原公司的華北區行政職能中心至2018年11月15日。

          2018年11月15日,懷來公司又以平原公司的名義,在平原公司向賈某下達了違紀辭退通知書,以賈某2018年10月16日19日連續曠工4天(請休假未批準)、2018年11月8日至15日連續曠工8天(未按要求時間到崗)為由,解除了與賈某的勞動關系,賈某不服,向公司華北區領導進行了申訴。

          2018年11月22日,懷來公司向懷來縣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確認懷來公司對賈某作出的“違紀辭退通知書”有效,依照法律規定裁決賈某有關待遇。2018年12月11日,仲裁委作出懷勞人仲案字(2018)第93號仲裁裁決書,確認懷來公司對賈某作出的違紀辭退通知書合法有效,懷來公司依法不支持賈某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待遇。

          賈某不服仲裁裁決,向懷來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裁決懷來公司違法辭退,并賠償其包括2018年年終獎83995.29元、2015年度年終獎金42634.79元等在內的十四項損失,合計1447375.1元。

          ■一審:法院按調崗前年終獎

          標準計算平均值

          一審法院認為:懷來公司主張賈某兩次連續曠工計12天,賈某不予認可。賈某提供的公司OA辦公系統顯示,賈某在2018年10月15日申請調休后,部門意見、分管領導意見、總經理意見欄均為同意,副總經理意見欄為不同意;懷來公司提供的公司OA辦公系統顯示,賈某申請調休后,部門負責人、副總經理、總經理并未明確表示不同意,只是在2018年10月16日早晨7:51,總經理回復“盡快溝通”時,賈某已于2018年10月16日開始休息了。賈某此次調休后,懷來公司并未與賈某解除勞動關系,而是于2018年11月8日,向賈某下達了崗位調動通知書,因工作地點、工作崗位、薪酬變化較大,賈某不同意調崗,繼續在原工作地點平原公司留守至2018年11月15日。故懷來公司以賈某連續曠工兩次為由解除勞動合同,與事實不符,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

          關于年終獎的主張。一審法院認為,年終獎,是指年度末用人單位根據其全年經濟效益及勞動者業績情況向勞動者發放的一次性獎金,賈某在懷來公司處任職的2015年~2017年期間,每年均有數額不等的年終獎,懷來公司于2018年11月15日與其解除了勞動關系,賈某主張2018年度年終獎并無不當,但應以懷來公司按賈某運維中心副主任崗位核定數額為準,而不應以賈某請求的83995.29元為標準;法院酌情按照2016年、2017年年終獎平均數計算,即[67751.23元(稅后)+10221.86元(稅后)+8305.47元(稅后)+14793.47元(稅后)]÷2為50536元。雙方在2015年度履行勞動合同期間未因年終獎發生爭議,故賈某請求2015年度年終獎不予支持。

          河北省懷來縣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730民初10號民事判決書。一審判決:1.懷來公司應給付賈某2018年10月份工資12602元、11月份工資6373元、駐外補貼10500元、通訊補貼500元、冬季取暖費1500元、工裝費3500元、異地探親交通費1779元、經濟賠償金88214元、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30419元、年終獎50536元、代理費3000元,共計208923元;2.駁回賈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公司構成非法解除

          勞動合同

          賈某、懷來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賈某上訴稱:一審“雙方在2015年度履行勞動合同期間未因年終獎發生爭議,故賈某請求2015年度年終獎不予支持”的判決是錯誤。根據國家統計局《關于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和《華北區薪酬管理制度》規定,獎金屬于工資的一部分,懷來公司2015年沒有支付年終獎金,屬于未足額支付工資。

          懷來公司上訴稱,勞動合同到期后,雙方沒有就新的勞動合同達成共識,故沒有依據勞動合同續簽審批程序辦理續簽新的勞動合同,原勞動合同自動終止。一審判決認定雙方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錯誤。雙方合同到期日為2018年8月5日,合同到期后,賈某拒絕與懷來公司簽訂新的勞動合同,原有勞動關系已經不存在。工作沒有到年底,怎么有年終獎?

          二審期間,當事人提交證據,法院組織證據交換和質證。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一致。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有兩個。

          第一個爭議焦點是懷來公司是否構成非法解除勞動合同,對解除勞動合同是否應支付經濟補償金或賠償金?!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規定,勞動合同期滿后,勞動者仍在原用人單位工作,原用人單位未表示異議的,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合同。一方提出終止勞動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根據法律規定,雙方的勞動關系2018年8月5日終止。之后,懷來公司沒有作出終止勞動合同的意思表示,賈某也沒有作出終止勞動合同的意思表示,繼續在懷來公司上班,懷來公司也沒有拒絕,2018年8月5日以后賈某在懷來公司工作的條件與原來一致,應當保持不變。因懷來公司與平原公司是兩個不同的獨立法人,雖然雙方業務基本相同,在用工上可以對雙方的員工進行調度使用,但賈某對安排到平原公司工作并不認同,雙方產生爭議,從雙方的庭審陳述來看,既有對工作地點的爭議,也有對工作待遇的爭議,在此情況下,賈某提出休假,且是提前休假連續8天,在單位總經理明確不同意其集中休息時,仍沒有到崗,而是選擇繼續休假。賈某作為公司的中層管理人員,應當了解單位請假的各項規章制度,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請假也應該得到上級部門或者領導的明確指示同意其休假后才能休假,而不是通過OA系統報上去了就可以休假,在這過程中,賈某也存在過錯。懷來公司在2018年8月5日勞動合同到期后,沒有及時辦理終止勞動合同的手續,也沒有及時與賈某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存在重大過錯。原審法院認定懷來公司解除與賈某的勞動關系系非法解除,并無不當。

          第二個爭議焦點是關于解除勞動合同后賈某應當得到的補償的項目及數額。其中,賈某主張2015年的年終獎,沒有提供證據其曾要求懷來公司支付,其要求按照2016年標準支付5個月的年終獎,缺乏事實依據。

          2019年8月7日,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7民終1349號民事判決書。二審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20元,由懷來公司負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本報記者賀耀弘

        1
        編輯:李飛  責任編輯:王紅潤  審核:王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