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931pa"></p>
        <pre id="931pa"><ruby id="931pa"></ruby></pre>

        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分站導航: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維權 >正文

        “非法分包”不再只是連帶責任

        發布時間:2021-12-11 04:36:00 來源:河北工人報字號:[大]  [中]  [小][打印本頁]

          在建筑工程領域,施工單位為了縮短工期、靈活用工等各方面考慮,常常將建筑工程分包給其他單位。工程固然可以合法分包,但是某些單位在分包過程中,為了謀取最大化利潤,往往會進行“非法分包”。

          “非法分包”通常是指總承包單位將建設工程分包給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的單位或個人的行為。這種行為因為流動性大,監管難,經常會發生拖欠農民工工資等爭議,農民工經常會陷入找不到索求對象的困境,損害勞動者權益。

          針對這一亂象,國家出臺的《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從立法層面表明了對非法分包的嚴厲禁止態度,下面,我們就通過《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前后兩起案例,對非法分包這一現象進行剖析。

          ■都是非法分包結果差距巨大

          案例一(《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前):?!痢两ㄖこ虅趧沼邢薰驹谀炒髲B負責勞務工程施工。2019年3月,該公司將大廈項目的1~8號樓樓梯涂料粉刷工作分包給自然人田某,田某找秦某等19人施工。田某與?!痢两ㄖこ虅趧沼邢薰窘Y算工程款共計405900元,田某共收到395000元,剩余工程款10900元未支付。但田某未及時支付秦某等19人的工資共計166882元。2019年11月,秦某等19人訴至仲裁委后,仲裁委作出裁決:田某支付秦某等19人工資166882元,?!痢两ㄖこ虅趧沼邢薰境袚?0900元范圍內的連帶責任。

          案例二(《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后):港××裝修工程有限公司在某回遷樓項目負責工程施工,將該項目的11號樓墻地磚工程勞務承包給第三人蘇某,蘇某招用宋某在該項目從事防水工作。蘇某于2020年9月22日,向宋某出具欠條寫明欠工資34200元。2021年10月,宋某訴至仲裁委后,港××裝修工程有限公司辯稱,其與蘇某的工程款已經結清,仲裁委作出裁決:港××裝修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宋某工資34200元。

          以上兩個案例事情經過基本相同,但裁決結果大相徑庭。案例一中,用人單位只需承擔未足額支付的工程款范圍內的連帶責任,而案例二中,用人單位需全額承擔勞動者的工資,與其是否已經足額支付工程款無關。兩相比較,顯然案例二中的勞動者追討工資的可執行性更強。

          ■發包方從連帶責任變直接責任

          為什么會出現同案不同判的現象呢?關鍵就在于2020年5月1日起施行的《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其中第三十六條“建設單位或者施工總承包單位將建設工程發包或者分包給個人或者不具備合法經營資格的單位,導致拖欠農民工工資的,由建設單位或者施工總承包單位清償?!?/p>

          在《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前,類似情況裁判的法律依據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九十四條“個人承包經營違反本法規定招用勞動者,給勞動者造成損害的,發包的組織與個人承包經營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以及地方規章,比如案例一就使用了《河北省工資支付規定》第三十一條“因承包方拖欠工程款,造成建筑業施工企業拖欠勞動者工資的,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門可以責令承包方先予支付勞動者工資。 先予支付的工程款以拖欠的工程款為限?!?/p>

          同時,《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也對合法分包的法律責任進行了明確,“分包單位拖欠農民工工資的,由施工總承包單位先行清償,再依法進行追償?!?/p>

          對比法條不難發現,《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前,非法分包中承包單位承擔的是連帶責任,且以拖欠的工程款為限,建筑承包單位非法分包的違法成本很低,這就導致了非法分包的泛濫;《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后,非法分包中承包單位承擔清償農民工工資的直接責任,而且對比合法分包中承包單位清償后,可以追償的情形,非法分包的承包單位還無權追償,或者即使追償,也只能依據其他法律規定,不再屬于勞動爭議的審理范圍。這明顯加大了承包單位的違法成本,顯然表明了國家對非法分包嚴厲禁止態度。

          通過以上案例及法律對比,相信明智的建筑施工單位肯定不會再為了蠅頭小利而再進行非法分包。若有某些建筑單位還沉浸于老套路或者還懷有僥幸心理的,一意孤行要非法分包,必將得不償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通訊員張佳鵬

          本報記者李蕙蕓

        1
        編輯:李飛  責任編輯:王紅潤  審核:王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