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931pa"></p>
        <pre id="931pa"><ruby id="931pa"></ruby></pre>

        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分站導航: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社會 >正文

        跋涉萬里宣講長征精神

        省勞模王喜民赴全國各地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專題報告會,將只身重走長征路的經歷講給百姓聽

        發布時間:2021-11-06 04:26:00 來源:河北工人報字號:[大]  [中]  [小][打印本頁]


        ■王喜民在帕米爾高原布倫口村為柯爾克孜族牧民上“微黨課”

          今年11月8日是第22個中國記者節。作為一名記者,省勞模王喜民曾獲得中國新聞界最高榮譽——長江韜奮獎長江系列,被授予全國百佳新聞工作者榮譽稱號。多年來,他離崗不離黨,退休不褪色,堅持行走在路上。今年4月至今,在疫情防控允許的條件下,他用實際行動向建黨百年獻禮,奔赴全國各地開展了44場黨史學習教育專題報告會,將17年前只身重走長征路的經歷講給百姓聽,將長征精神傳遞到千家萬戶。

          ■首場報告會網絡直播觀眾近9萬人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全國城鄉廣泛開展‘永遠跟黨走’群眾性主題宣傳教育活動”,今年3月23日,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現河北廣播電視臺)副臺長王喜民從報紙上得知這條消息后,立即用筆做好標記。隨后,他收到了來自家鄉石家莊市欒城區樓底鎮的邀請,當地政府請他為基層干部開展一場黨史學習教育專題報告會。講什么呢?王喜民聯想起2004年只身重走二萬五千里長征路的經歷。他實地采訪了許多當時還健在的老紅軍,收集了大量一手采訪素材,發表了76篇文章,出版了《千山萬水——重走長征路》一書。

          “長征是黨史的重要組成部分,我要將自己采訪的長征故事講給更多人聽?!?月1日,王喜民的首場黨史學習教育專題報告會在欒城區樓底鎮舉行,他結合親身經歷,通過現場演講、播放視頻、音頻等方式,將一段段紅色故事娓娓道來。這次報告會還通過網絡直播形式面向公眾,觀看人數近9萬人。

          首場報告會“打響”后,王喜民又收到了省內多地的邀請,有關他的報道被推到各大媒體,還多次登上“學習強國”平臺。隨后,來自廣西、四川、新疆、內蒙古等12個省市自治區的邀請紛至沓來,其中包括黨政機關、高等院校、偏遠山寨、邊境哨卡等,有的是通過媒體幾經輾轉聯系上王喜民,有的是在王喜民個人網絡賬號上留言,面對全國各地的邀請,王喜民顧不得路途遙遠,只身一人自費前往,開啟了長途宣講之路……

          ■邊境線上的“微黨課”

          在44場“黨課”中,令王喜民印象最深的是在邊境線上。

          今年6月15日,王喜民來到新疆吐爾尕特出入境邊防檢查站,該檢查站始建于1955年,是一支駐守在絲綢古道上、有著六十余年光榮傳統的行政執法力量。王喜民結合自己采訪的老紅軍長征路上的所見所聞,向全體民警再現了工農紅軍的英雄壯舉。民警古再努爾·努爾拉激動地講道,這是他聽過最生動的“黨課”,“作為新時代青年民警,要以史為鑒,繼承和發揚革命先輩不怕犧牲的精神”。

          在邊境線上,王喜民冒雨來到冬古拉瑪山口,見到了帕米爾高原護邊員布茹瑪汗·毛勒朵大媽。在布茹瑪汗·毛勒朵家中,王喜民講述了長征路上女紅軍李美群等人的感人故事。布茹瑪汗·毛勒朵則向王喜民講述了她在石頭上刻字之事,第一次將“中國”兩字刻在石頭上時,她將那塊石頭抱在懷中激動了很久。50多年過去了,如今邊境線上10多萬塊大大小小的石頭上都刻下了“中國”兩字。

          長征史、護邊事,這堂“微黨課”溫馨又感人。從布茹瑪汗·毛勒朵家中出來,王喜民又奔赴50里外的吉根鄉巴依瑪提護邊員巡邏地。

          “前方是邊境線,身后是偉大的祖國,負責人馬納斯拜克·喀斯木說,‘請祖國放心,請人民放心,我們一定要守護好祖國的每一寸土地!’”王喜民環視四周,再看看這些護邊員,深切感受到了他們的孤獨和艱苦。在一處平地上,銀發蒼蒼的王喜民強忍著高原反應,為那里的護邊員上了一堂生動的“微黨課”,這令他倍感榮幸!

          ■車禍撞斷肋骨毅然前行

          凌晨趕飛機、坐高鐵,在湖南通道少數民族古寨、在群山環繞的貴州山區、在海拔4290米的帕米爾高原、在巴音布魯克草原蒙古包、在塔克拉瑪干沙漠戈壁人家……宣講地點在變、聽眾人數在變,王喜民飽滿的熱情始終沒變。他不愿辜負聽眾的熱情,有時候一天連講三場!對于一個老新聞工作者來說,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途中,王喜民還遭遇過河堤決口、山體滑坡、泥石流、疫情等突發狀況,在貴州山區的一次交通事故中,還撞斷了肋骨。

          “今年5月3日,行至貴州山區時,我租了一輛小汽車,車上就我和司機兩人,我坐在副駕駛位置。山路崎嶇,一輛大卡車突然急轉彎,汽車來不及躲閃,與大車撞到了一起?!碑敃r,王喜民和那位司機都被撞昏了,半個小時后才醒來。經醫生檢查,王喜民左胸下方一根肋骨骨折。

          “醫生說肋骨骨折不能打石膏,只能慢慢養。走路隱隱作痛,尤其是睡覺翻身時疼痛感更強烈?!痹谶@樣的情況下,王喜民只是簡單休息幾天后,選擇再次出發。

          從業幾十年,王喜民行走的腳步從未停止。家人擋不住他,所以只能選擇支持?!白鳛橐幻h的新聞工作者,將曾經采訪到的長征故事宣講到基層,講給偏遠山區少數民族群眾、邊防戰士聽,非常有意義,很有成就感。在行走中,我實現了人生價值?!蓖跸裁裾f,這是他宣講黨史的最大收獲。他說,只要有人邀請,就會一直講下去。

          17年前,王喜民只身一人重走長征路;如今,他又只身一人踏上宣講“長征”之路。作為一名勞模記者,他的“長征”還在繼續。

          ■本報記者周斐

        1
        編輯:李飛  責任編輯:王紅潤  審核:王書軍